《笑傲江湖》中的曲洋为何要加入魔教?

曲洋是日月神教的长老,在改编的电视剧里也有把他与向问天合称为光明二使的,就像“倚天”里的杨逍与范遥一样。不过这样的拉郎配有点难以服众,最明显的漏洞就是曲洋的武功比向问天相差甚远。

曲洋在《笑傲江湖》中出镜不多,就是为了引出“笑傲江湖”之曲。曲洋到底是更服东方不败还是任我行似乎也不得而知。他只有一个朋友,就是衡山派的刘正风,两人因音律而结交,并企图远离江湖,在音乐世界里逍遥自在。

只可惜,金盆洗手也是不行的。

刘正风和曲洋的结交,在日月教中并没造成什么影响,却为所谓的名门正派所不许。当然,这也仅仅是嵩山派的幌子而已。照理说,刘正风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并不会给左冷禅的并派计划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左冷禅的阻止,更像是杀鸡骇猴,要借机树立自己五派之内无所不管的威信而已。

曲洋是魔教长老,他的邪性在哪里?书中惟一提到的一处是,曲洋亲口对令狐冲说,他为了不服嵇康自称他死后“广陵散从此绝矣”,连气掘了二十九座晋以前的古墓,去寻找广陵散的曲谱,并最终在蔡邕的墓里找到。

为了一本曲谱,连挖这么多座古坟,是有点邪性。可与正派人士说的“无恶不作”,似乎还差得远呢?

曲洋的邪性,好像还不如他的孙女曲非烟。而曲非烟的邪性之中,又透露出些许难以言说的可爱,甚至很容易让人想到年轻时的黄蓉。

曲洋为何要加入日月教?

这是一个谜,书中并未交代清楚。但邪性不足的曲洋能在魔教混到长老的位置,至少说明一点,日月教即便称不得“神”,但大抵也不是那么“魔”。金庸在书中说,所谓正邪两方,一直斗争了上百年。不过所谓的正邪双方,却也不是黑白分明。书中最邪的一派其实是嵩山派,最邪的人物其实是岳不群,都不是魔教中人。

因此来说,曲洋不够邪,但曲洋是魔教长老,这就是金庸想要说明的全书的主旨之一:正邪不是黑白分明的,不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正派中有不少妖孽人士,邪教中也有很多光彩人物。

刘正风,人如其名,算是比较“正”的。但他的“正”是怎样的一种“正”呢?

这里不妨说一说衡山派掌门、刘正风的师兄“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窃以为莫大先生是最接近风清扬境界的人物。风清扬所倡导的洒脱不羁、行其所当行止其所不得不止,除了他自己,我觉得做得最到位的就是莫大。就像他拉的胡琴一样,尽管不如刘正风曲洋那么高山流水,但依然我行我素,因为只要他自己喜欢就足够了。

令狐冲是风清扬的传人,他的率性是风清扬喜欢的,然而他却太过执拗了。小师妹岳灵珊已经变心爱上了林师弟,任盈盈又对他泽深恩重,看似两人要各自寻找各自的幸福了,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令狐冲已经彻底放下的时候,令狐冲每次提到或见到岳灵珊又都会大乱方寸。方证冲虚语重心长地和他谈话,然而一旦遇到岳灵珊,所有的交代就都弃至九霄云外了。

刘正风这么说曲洋的: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雾月的襟怀。

我觉得这话用在掘人坟墓的曲洋身上,还不如用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大身上更合适。

刘正风曲洋重伤之际,帮他们解决费彬的,正是莫大。之后这两人的对话颇耐人寻味——

曲洋叹道:“刘贤弟,你曾说你师兄弟不和,没想到他在你临危之际,出手相救。”刘正风道:“我师哥行为古怪,教人好生难料。我和他不睦,决不是为了甚么贫富之见,只是说什么也性子不投。”曲洋摇了摇头,说道:“他剑法如此之精。但所奏胡琴一味凄苦,引人下泪,未免太也俗气,脱不了市井的味儿。”刘正风道:“是啊,师哥奏琴往而不复,曲调又是尽量往哀伤的路上走。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我一听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远之。”

其实,所谓江湖门派的正与邪,却也和所谓艺术领域的雅与俗一样,都是不可以、不应该、事实上也不可能这么泾渭分明的。

我觉得金庸的高明之处恰恰在于,刘正风与曲洋临死之前琴箫合奏一次“笑傲江湖曲”, “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是一种“笑傲”,浪子令狐冲最终能和任盈盈琴瑟和鸣,“任盈盈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是一种“笑傲”,那么,像莫大先生这样在“出世”和“入世”之间自由转换的洒脱,更是一种“笑傲”。

发表评论